美國使館被砸,伊朗高官身死:刀光劍影再臨中東?

中新網1月4日電 (陳爽卞磊)當地時間1月3日上午,還在度假的美國總統特朗普,罕見地發布了一條“無字推特”,只配了一張美國國旗的圖片。

  盡管并未配文,但這條“一切盡在不言中”的更新立刻獲得了廣泛關注。

  圖片來源:美國總統特朗普官方社交賬號截圖。

  因為,不久前,美國在對伊拉克發動的一次空襲中,擊殺了伊朗軍方一位重要的實權人物,使美國和伊朗被瞬間拉到了“熱戰邊緣”,中東再次陰云密布。

  【預謀已久?美“刺殺”行動震動中東】

  當地時間1月3日凌晨,伊拉克巴格達國際機場附近遭火箭炮擊中,多人死亡,其中包括什葉派民兵武裝“人民動員組織”的數名成員和該組織的“客人”。

  盡管巴格達時常遭到炮火侵擾,但此次事件格外引人注目。因為,遇難者之一是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下屬特種部隊“圣城旅”指揮官蘇萊曼尼,有評論稱,他的死“足以震動整個中東”。

  英國廣播公司(BBC)稱,蘇萊曼尼所指揮的“圣城旅”為伊朗革命衛隊的精英,負責處理境外秘密行動,直接向伊朗最高領袖哈梅內伊匯報。在伊朗國內,蘇萊曼尼也廣受尊敬,被稱作與伊朗敵人作戰的“無私英雄”。

  更重要的是,蘇萊曼尼是伊朗中東戰略關鍵人物,在敘利亞沖突和打擊極端組織“伊斯蘭國”中,都起了重要作用。美國及伊朗的對手更視他為“致命敵人”。在過去20年來,西方國家、以色列和阿拉伯情報機構,曾多次試圖對其進行刺殺,但都被他躲過。

  在蘇萊曼尼被證實死亡后,美國國防部聲稱,此次空襲由特朗普下令,目的是阻止伊朗未來的襲擊計劃。外交學院國際關系研究所教授李海東指出,蘇萊曼尼是中東地區的惹眼目標,美國一擊即中,是因為前期對目標的行動計劃或行動路線,有了充分準備。

  【新仇、舊怨 美伊糾纏的根源何在?】

  此次美國空襲行動的源頭,應從一周前說起。

  2019年12月27日,伊拉克北部一處軍事基地遭襲,致一名美籍承包商遇難,美國稱什葉派武裝組織“真主旅”實施了襲擊,并指責伊朗為“幕后黑手”,由此引發了連鎖反應:

  12月29日,美國展開報復,對“真主旅”位于伊拉克和敘境內的設施進行空襲,導致數十人傷亡;2天后,伊拉克示威者襲擊了美駐伊大使館抗議空襲,美國將矛頭再次指向伊朗,為此次擊殺行動埋下伏筆。

  當地時間2019年12月31日,伊拉克示威者沖擊美國駐伊拉克大使館。動圖來源:視頻截圖

  事實上,美伊自1980年代展開博弈以來,一路走走停停、紛爭不斷。究其原因,李海東分析稱,美國認為無論是宏觀還是微觀層面,都面臨著來自伊朗的各方面挑戰。

  美國對其在中東地區核心利益的界定很清楚,主要來自三個方面:首先為石油利益;其次為盟國的安全,主要是以色列的安全,也包括沙特等與美國關系特別密切的國家的安全訴求;第三則為美國要在中東地區,形成一個合乎自身利益的國家間平衡狀態。

  另一方面,美伊之間還存在較為強烈的教派紛爭,伊朗比較多地傾向于什葉派,但美國支持的很多中東國家的主導力量則為遜尼派,都在竭力避免伊朗在中東的勢力做大。

  此外,俄羅斯和伊朗在中東地區關系緊密,而美國在中東地區與俄羅斯有主導權之爭。李海東指出,這些因素相互糾纏在一起,使美伊關系不可能在短時間內緩解或是根本解決。

  【積怨成疾,美伊戰爭將爆發?】

  在美國空襲事件后,哈梅內伊誓言采取“嚴厲報復”,伊朗軍方更是呼吁美國從中東撤軍,否則美軍將面臨死亡。那么,美伊是否會走向戰爭?

  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系學院教授時殷弘指出,現在判斷還為時過早。但雙方軍事對抗、軍事摩擦越來越激烈,把此次事件升級為真正戰爭意義上的軍事沖突,其可能性正在增長。

  中國中東學會副會長李偉健則認為,特朗普的伊朗政策目的并不是要把伊朗搞垮,而是想重新炒熱伊朗問題,以此來達到其他利益。而一旦發生戰爭,美國會付出很大的代價,有悖于特朗普“美國優先”的原則。

  另一方面,根據李海東的分析,在2020年美國將舉行總統選舉,以及正在進行戰略東移的背景下,美國要在中東地區掀起新的一輪對伊朗的全方位軍事攻擊,這種概率很低。

  不過,這并不意味著美國不可以采取一些定點的軍事行動。李海東預測稱,一些針對性強、聚焦于某些個人和機構團體的軍事行動,可能會是頻繁化、常態化的過程。

  而對伊朗方面的回應,美國大西洋理事會專家豐登羅斯對《衛報》分析稱,德黑蘭將等待并選擇其報復的時間、地點和方式,伊朗可能會在其他地區發起襲擊,而美國“永遠不應該感到安全”。她表示,并不認為美國將面對一場戰爭,但可能將會遭到一系列難以預測的襲擊。

  襲擊發生后,美國國務院發布安全警告,敦促在伊拉克的美國公民“立即”撤離該國。

  資料圖:美國總統特朗普。

  【動蕩再平衡,中東格局將如何演變?】

  “蘇萊曼尼之死,可能成為華盛頓與伊拉克和伊朗關系的分水嶺,將對美國在中東的整體地位產生重大影響?!泵绹?怂剐侣勵A測稱。

  在今后一段時間里,美伊仍將持續博弈。時殷弘分析稱,在近期內,美國政府的選擇無非就是軍事打擊和威脅,在外交上能做的不多,主要的選擇只有依靠中東盟友沙特和以色列。長期來看,則肯定會進行軍事威脅、外交孤立、經濟封鎖等等。

  相反,伊朗的主動性則更強。李海東表示,它在中東地區的經營時間很長,除了軍事實力,還一直在打造“盟友網絡”,使其靈活性較大。在中東地區,伊朗完全可以不主動出面,而以一種代理人的方式,掀起對美國在中東地區利益的攻擊。

  再加上數十年來,伊朗應對美國的“斗爭經驗”已經比較豐富,可以說是駕輕就熟。

  李偉健預測中東政局時表示,未來,各種力量將在動蕩中再平衡,但中東格局不會出現根本性的、顛覆性的變化。(完)

led广告牌生意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