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詮釋了什么是跨越血脈的親情

今年72歲的俞東運家住安徽工程大學,是安徽工程大學退休職工,也是城東社區居民。自2015年初開始,俞東運照顧雙腿癱瘓雙目失明的孤寡老人許翠華。五年如一日,從一開始的每周去養老院看望到后來的接回自己家中照顧,為老人花費20余萬,只愿老人可以安享最后的時光。他用自己的愛與堅守,傳承著中華民族孝老愛親的傳統美德,踐行著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

許翠華老人是俞東運姨夫的姐姐,俞東運十多歲時姨媽出嫁就認識了老人,但當時因為關系較遠,幾乎沒有什么聯系。直到1963年俞東運考入了蕪湖電校,許翠華當時在蕪湖搬運公司拉板車,經常從火車站給蕪湖火柴廠送貨。每到星期天,俞東運就會去幫許翠華推板車。后來因為家庭變故就失去了聯系。

一晃半個世紀過去了,2015年春節,正在合肥大女兒家過春節的俞東運接到了許翠華老人的電話,讓俞東運無論如何到馬塘養老院來看一下自己。當即俞東運回到蕪湖后就去養老院看望了許翠華老人。此時俞東運才知道老人如今已經90多歲了,一生未生育無子女,自己現在無依無靠,知道俞東運心地善良才托人聯系上了他,希望他可以幫自己送終。自此俞東運就開始了照顧老人的日子。

一開始俞東運害怕家人反對,畢竟老人年事已高且跟自己毫無血緣關系,沒有將老人接回家中照顧,但堅持每周保證一至兩次的去養老院看望照顧老人,給老人送去老人愛喝的骨頭湯、鴿子湯以及老人所需的藥品和日用品,風雨無阻。安徽工程大學到馬塘養老院有相當遠,遇上下雪天,馬路結冰路打滑,他也堅持要去看望老人,他說:“老人等著我,我不能不去?!币虼说惯^多次,但他也無怨無悔,一堅持就是2年。

2017年許翠華老人年紀越來越大,身體也越來越差,他終于做通了妻子的思想工作,最終在2017年2月將老人接回自己家中進行照顧。

2017年剛把老人接回家中,已經93歲高齡的許翠華老人身體狀況急轉直下,當即就將老人送到了第五人民醫院住院治療,由于老人年事已高,身邊一時半刻都離不了人,俞東運就開始了24小時的陪護,為老人準備一日三餐,每天堅持幫老人擦拭身子,有時大小便弄到了身上,也毫不嫌棄,為老人清洗床單和褲子,他總是覺得自己照顧才能更加精心,可俞東運自己此時也已經是個年過七旬的老人,身子哪里吃得消,一個星期后在家人的萬般勸說下,才幫老人請了護工進行照料,請了護工后,俞東運每天白天還是會堅持去陪伴老人,他說:“老人這么信任我,我就是老人的家人,我不能辜負老人的信任?!?/p>

半個月后老人身體終于有所好轉可以出院回家,出院時院長跟俞東運說老人最多也就能活一年,讓他們做好準備。如今在俞東運的悉心照料下已經過了三年。

三年來,俞東運從未出過遠門,旅游和同學聚會都放棄了。兩個女兒、女婿均在合肥工作,自己想去看看兩個小外孫,但老人需要有人時刻照顧身邊不能離人,三年來都是子女來蕪湖探望。

俞東運說期待老人可以活到100歲,成為百歲老人??梢呀?6歲高齡的許翠華老人近期飲食急劇下降,各項身體功能也已經衰竭,俞東運也無能為力,只能在最后的日子里更加細心的照顧老人,用更多的時間陪伴老人。

許翠華老人已經不是俞東運照料的第一位老人早在照顧許翠華老人之前俞東運就照顧了自己的岳父岳母,讓他們安享晚年,為他們養老送終。

2004年俞東運的岳父因病癱瘓在床,身為女婿的他為了照顧方便就直接將岳父岳母接回了自己的家中,都說久病床前無孝子,可俞東運一照顧就是五年,每天堅持為癱瘓在床的岳父擦拭身子,有時候大小便弄到了床上他也會及時幫老人換上干凈的衣服,從來沒有過抱怨和嫌棄,就這樣悉心照料了岳父五年,直到送終。照顧岳父的經歷也讓他有了照顧癱瘓老人經驗,這也是他有信心將一個年過九旬的癱瘓老人接回家中照顧的原因。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俞東運用自己無私的愛溫暖了許翠華老人最后的時光,用堅守和奉獻踐行著中華傳統美德,譜寫了跨越血緣的“親情”之歌。

led广告牌生意赚钱吗